www.018fx.cn专网通信业务浩劫?三家上市公司连环

  在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薛济萍家族以60亿身家排在第952位;相较于2019年度,薛济萍家族的财富增长了15亿元,但排名下降了40位。其财富的增长源于旗下A股上市公司中天科技(600522,SH)股价的变动。中天科技股价走高,也因公司2020年业绩同比上涨。而公司业绩增长背后,突然增加的高端通信业务有一定的贡献。

  然而,中天科技在7月21晚间公告称,公司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逾20亿元预付款对应的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逾5亿元应收账款逾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中天科技高端通信业务的载体——南通江东电科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东电科)在去年3月才成立,但短时间便实现了规模、业绩大爆发。这背后离不开一家名为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神禾)的企业的疯狂采购。航天神禾的背后则出现了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在上海电气(601727,SH)、国瑞科技(300600,SZ)不久前的爆雷事件中,上海星地通屡次现身。上海星地通的实际控制人隋田力在信息通信领域浸淫多年。更让人担忧的是,隋田力旗下企业与其他很多A股上市公司在专网通信业务上有着大量的合作,组成了一张庞大的贸易网络,这里面是否也存在着潜在的风险?

  据中天科技公告,公司及江东电科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截至6月30日,合并口径预付款项21.35亿元对应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应收账款5.12亿元逾期、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11.07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中天科技表示。

  具体来看,中天科技与供应商浙江鑫网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鑫网)签订了系列高端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以10个月期限的银行承兑汇票向其预付了100%的原材料采购款。双方约定,供应商应在收到货款后6个月内完成交货。但是,截至6月末,中天科技的预付款项金额为21.35亿元,已经超过合同约定交付期一个月未交付的原材料金额(9.67亿元)。上市公司称,其与浙江鑫网多次沟通,但对方至今迟迟未发货,也未退回预付款项。

  启信宝显示,浙江鑫网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自今年6月以来,浙江鑫网作为被执行人涉及38项股权冻结,涉及金额巨大;因合同纠纷,浙江鑫网遭到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以下简称首创贸易)起诉。

  应收账款方面,江东电科与客户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用设备购销合同。近期,航天神禾在收到高端通信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期限付款至公司账户。截至6月末,公司关于高端通信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12亿元。

  此外,在江东电科按照协议约定完成产品备货的情况下,航天神禾迟迟未按合同要求按时履行合同约定的提货义务。截至6月末,中天科技高端通信业务合并口径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约11.07亿元(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存货可能因无法足额变现,导致存货减值风险。”上市公司表示。

  中天科技主营光通信产业、电力建设产业、海洋产业、新能源产业以及一些新兴产业。其中,高端通信业务为公司近年来新增的业务,实施载体主要为下属公司江东电科。

  虽然高端通信业务出现重大风险,但中天科技尚比较淡定。公司表示:“(高端通信业务)供应商、客户与公司主营业务的供应商、客户没有重叠。2020年度,高端通信业务营业收入仅占总体比重5.47%,归母净利润仅占总体比重4.72%,对公司业务的整体运营不产生重大影响。”

  同时,中天科技也秀了一把“肌肉”。公司称,截至7月20日,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88.52亿元,不受限资金余额72.5亿元,公司当前经营所需资金充裕,考虑高端通信业务风险后,仍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所需营运资金。

  启信宝显示,江东电科成立于2020年3月30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江东电科由江东科技和自然人董晶分别持股51%、49%,江东电科为中天科技全资子公司。

  截至2020年末,江东电科的总资产达50.81亿元,总负债48.68亿元,净资产只有2.1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95%。成立后的9个月时间里,江东电科实现营业收入24.12亿元,净利润为2.24亿元。

  江东电科在短时间内实现业绩爆发,恐怕与其在业务上高举高打有直接关系。中天科技回复上交所年报问询函时透露,江东电科2020年度预付浙江鑫网25.94亿元,占总资产比为51.05%;存货余额21.01亿元,占总资产比为41.36%。

  与此同时,突然冒出的大客户航天神禾成为江东电科业绩爆发的主要支撑。据中天科技此前披露,其对航天神禾2020年度的含税销售额为24.66亿元,收回款项22.38亿元,销售产品为“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这其中绝大部分交易应该都是由江东电科执行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江东电科业绩在短时间内爆发,早有投资者提出过疑虑。

  有雪球用户曾发文称:“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江东电科,成立不到1年总资产就达到50亿负债48亿销售24亿净利润2.2亿员工只有50人,说中天科技造假我是不会相信的,但公司突然找到了这么一单容易赚钱生意还是有点意外”。

  江东电科高举高打的背后,离不开中天科技的“输血”。据中天科技7月21日晚的公告,截至6月末,公司为江东电科银行综合授信额度5亿元提供担保,江东电科在此信用额度内开具银行承兑汇票8930.30万元,期末应付票据余额为5508.40万元。同时,中天科技及其子公司通过代理采购高端通信原材料,为江东电科提供资金支持的银行承兑汇票到期金额12.85亿元。

  “江东电科不存在外部借款。”中天科技表示。不过,中天科技2020年年报显示,江东电科报告期末欠公司借款30.18亿元,占公司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达77.64%。上市公司对此仅计提了9054.35万元的坏账准备。

  从上文可以看到,航天神禾违约无疑是江东电科此次爆雷的重要因素。航天神禾的背后,有着上海星地通的身影。而在上海电气、国瑞科技的爆雷事件中,上海星地通均曾现身。

  启信宝显示,航天神禾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为1500万元。公司由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普工信)、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分别持股50%。赛普工信则由上海星地通、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星地通讯工程)分别持股60%、40%。

  启信宝显示,上海星地通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隋田力。

  如果近期有了解A股大事的投资者,对上海星地通这个名字恐怕不会陌生。此前,上海电气于5月31日公告,因其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通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正是上海星地通,其持股比例为28.5%。

  彼时,上海电气同步披露称,为减少损失,就应收账款逾期事宜,通讯公司向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创集团)、首创贸易、长电信息、富申实业等客户发起诉讼。首创集团为北京市政府所属的国有大型企业。首创贸易是首创集团设立的分公司。

  据上海电气所称,2019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通讯公司与首创贸易签署了《产品购销合同》,首创贸易向通讯公司购买通信产品,合同金额合计13.09亿元。而首创贸易尚欠付货款11.93亿元。

  从上文可知,因合同纠纷,首创贸易正在起诉浙江鑫网,而浙江鑫网在拿到中天科技预付款的情况下迟迟没有按时发货。启信宝显示,浙江鑫网股权穿透后的实际控制人疑似为自然人林驰。不过,中天科技在回复上交所年报问询函时曾透露,浙江鑫网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家祎。陈家祎的身份外界不得而知。

  在上海电气后,国瑞科技在7月中旬爆雷。公司称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应收账款1.6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7月16日,国瑞科技宣布对违约客户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电信息集团)、富申实业、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等提起诉讼。

  有意思的是,长电信息集团、富申实业也是上海电气起诉的对象,两家上市公司的违约客户高度重合。

  而在国瑞科技的4起诉讼中,都出现了上海星地通的身影。其中提到,3月27日,上海星地通与国瑞科技签订《补偿协议》,约定上海星地通承担督促富申实业、长电信息集团等买家按期支付货款的责任,如买方逾期,则由上海星地通补偿国瑞科技购销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补偿额不超过相应合同总金额的5%。

  对于纠纷牵涉到上海星地通的原因,国瑞科技曾对外透露,公司相关产品的核心部件是从上海星地通处购买的。

  这一连串的爆雷事件,也让隋田力进入公众视野。隋田力是航天神禾的经理、董事长,他同时也是上海星地通、星地通讯工程的实际控制人。公开信息显示,隋田力另一身份为中国电子科技交流中心主任,拥有在信息通信应用领域多年工作经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隋田力与多家A股上市公司在通信业务上有着深度合作。

  2017年6月,凯乐科技(600260,SH)在其《公开发行2016年公司债券2017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曾披露,上海星地通为公司2016年专网通信业务的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当年向其采购金额为23.76亿元,占比43.91%。

  同期,凯乐科技向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一代专网)的采购额为20.33亿元,这个供应商也与隋田力关系匪浅。启信宝显示,隋田力旗下星地通讯工程曾是新一代专网股东,隋田力本人曾是新一代专网的核心高管。在那一年,凯乐科技的第三大供应商也是熟悉的面孔——浙江鑫网。

  由于凯乐科技未在最新年报中披露其供应商具体情况,我们无法知晓其与隋田力目前的合作情况。不过,公司在去年9月回复上交所问询时曾表示:“目前主要供应商有**专网**通信**有限公司、上海***通信**有限公司(保密要求进行了脱密处理),近年来公司主要供应商变化不大”。

  2020年度,凯乐科技专网通信业务的收入为77.7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约为91.5%。

  上海星地通也一度是*ST华讯(000687,SZ)的最大供应商。2017年~2019年,*ST华讯对上海星地通的采购额分别达5.46亿元、6.74亿元和2.61亿元。同期,*ST华讯的第一大客户均是富申实业。

  不过,由于*ST华讯子公司南京华讯自2019年12月出现资金问题,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基本停滞。2020年度,上海星地通未再进入供应商前五名单。但据*ST华讯2020年年报,南京华讯对上海星地通的预付款仍有8885.4万元,其中1500多万元已经有2年以上的账龄。

  此外,飞利信(300287,SZ)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陆续提到,公司2018年度与凯乐科技展开合作,凯乐科技为公司当年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的产品为量子多网视频会议终端。同年,公司向江苏亨通智能物联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通智能)等销售了无线自组网网板融合通信系统套件、量子数据处理模块等产品,供应商为重庆博琨瀚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琨瀚威)。

  从股权关系上看,亨通智能、博琨瀚威与隋田力方面似乎并无瓜葛。而据隋田力控股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2018年年报显示,其第三大客户便是博琨瀚威;海高通信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第三大、第四大客户分别为亨通智能、博琨瀚威。

  从海高通信披露的情况来看,自6月下旬起,因涉及买卖合同纠纷等原因,上海星地通、赛普工信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已陆续遭司法冻结。www.018fx.cn


正版挂牌| 香港挂牌| 开码现场结果| 一点红心水论坛资料| 火瀑布论坛| 马报开奖结果| 波肖门尾图库| 香港正版挂牌图| www.442288.com| 700333财神爷心水论坛| www.293666.com| 绿财神报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