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kj1110.com特朗普-观察者网

  www.kj1110.com!国际关系中的联盟以利益为基础。非西方国家中西方只接纳了日本,但依然视其为“经济巨人、政治矮子”。中国不信奉西方体制、价值,以中国的体量,美国更不能容忍。面对中国带来的冲击,西方集团必然会去维护“冷战成果”。只不过今天的“领袖”美国不同以往。[全文]

  受害者意识可以是一张牌,打得最好的也许是特朗普,他曾说过:“想想吧!有谁能比我受到的攻击更多呢?”作为当选总统,他误导了美国选民,让他们相信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正“哀鸿一片”,而他可以“让美国再次伟大”。[全文]

  一位保守派企业主告诉我,从今天开始他会积极参加各种政治活动,一旦自由派有想改变美国传统生活方式的行动,他都会积极组织抵抗。分别前他说的最后几句话是:“这次来DC,我不能拿武器,但在我的家乡俄勒冈,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全文]

  与特朗普不同的是,同样是与中国博弈,特朗普的重点是打击对手,而拜登的重点是做强自己。这并非意味着拜登不会打击中国,而是政策侧重点有所变化。[全文]

  一开始欧盟也是很怀疑的,不太愿意用中国疫苗,后来因为他们自己不生产、供应不上,然后去找英国买,结果英国说我自己产能不够,要不我把印度的给你?嘿嘿嘿,这就好像在说:要不把“假冒伪劣”的给你?这不羞辱人嘛。[全文]

  特朗普在保守联盟年会上已经不顾美国的政治传统,开始大肆全面抨击拜登的各项内外政策。所以民主和共和两党在特朗普的注视下,各自向对方妥协过多都会在中期选举中受到不利影响,如此一来双方在参议院中的拉锯时间就会拖长。[全文]

  毫无疑问,我们再度看到美国国内政治将进入一个充满戏剧性的阶段,这种变化从表面上看是由前总统特朗普的政治性高调“复出”所带来的,但实际上其背后所隐含的是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的深层次变化。这种变化涉及方方面面。[全文]

  日本经济的停滞,让社会变成死水一潭。右翼不具有改变社会的动力,不论是厌韩厌华,还是和日本左翼、自由派论争,右翼考虑的是回归旧制。但越希望走回头路,就越无策无能,后安倍时代的日本,也愈发暗淡无光。[全文]

  美国参议院正在处理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案。这不是简单的反攻倒算,而是政治精英试图从源头上以特朗普近卫军为急先锋的国内大众政治运动。但近卫军不是少数极右组织的冲动,而有着广泛民意基础,此类运动一旦有新的火花,很可能再次引爆。[全文]

  双方有时候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甚至是不信任感:亚洲客户常与众多西方国家的复杂性作斗争,他们在自己不习惯的法律方面存在担忧;西方客户被巨大的中国市场和增长前景所吸引,但对中国商业伙伴不信任……[全文]

  普京做了一件事,他在“睡王”就职典礼之前进行了一次直播,举行了一个东正教的宗教仪式,冰天雪地,零下温度,整个人脱掉衣服浸下去三次,在一个冰窟窿里面进行了深度洗礼。普京在传递一个信号:我身体很好,拜登你行不行,这点到了一个要害。[全文]

  4年来,已经习惯了特朗普每天现身说法给中国全国人民讲解何为美国、何为美国总统、何为美国政府、何为美国政治,再换一个言不由衷、陈词滥调、套话连篇的虚伪总统上来,不习惯了怎么办?特朗普的课还没听够怎么办?[全文]

  坎贝尔说,中美彼此都应停下来,深呼吸一下,也许后退一些,反思一下。中国一直在深呼吸,保持最大节制,只有在不得已的时候才强力反制。但特朗普政府直到最后依然不遗余力地往美中关系里下毒。中国愿意再次深呼吸,但这次轮到美国了。[全文]

  蓬佩奥在美国霸权面临可能走向衰退的历史关键时刻,朝着让美国霸权加速衰退的方向,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而他自己还为此沾沾自喜,极其得意。美国历史上最差的国务卿——蓬佩奥先生,走好不送。[全文]

  我们构建现代国家,从来不只是为了构建一般意义上的主权国家。城楼上始终是两块标语并举:“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古老中国通过革命建国的行动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同时,也表明我们从来都包含着超越一般性国家认同的“天下”关怀。[全文]

  我躲过了他的拥抱,但换来的是更糟糕的结果。总统探过身来,把嘴贴近我的右耳,说:“我真的很期待跟你共事。”不幸的是,从媒体拍摄的角度看来,他好像在亲我。全世界都“看到了”特朗普亲吻了这个将他送上总统宝座的人。天哪,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全文]

  此次袭击暴露了我们民主的软肋,导致世界各地发出质疑:美国民主的未来是否陷入了危险?如果不解决这些软肋,他们会指责我们伪善。为了让美国民主继续存活、让美国继续“捍卫”全世界的自由,我们要经受住这次考验。全世界可都在看着我们。[全文]

  要了解以“自由世界”领袖自居的美国怎会落到如此地步,就应该把神话和偶像崇拜扔到一边,并回归历史。共和党自1968年以来赢得了白人多数选票,则掌握了黑人和其他族裔的选票。这一巨大的历史反转,被里根和特朗普放大,预示着美国将无可避免地陷入冲突。[全文]

  如果政府封停账号,会被谴责为“事前限制”;但对公司,法律没有限制。这种事发生过一次,就可能发生第二次。脸书和推特都没有主要竞争对手。公众依赖它们进行未经“过滤”的沟通。我们该如何看待大公司巨贾老板们的“封杀”权?[全文]

  美国民主在价值与制度上的韧性及自我修复能力,我们从1月6日冲突事件中两党与国会两院的联合护法行动中已可见一斑,但这种重建民主的共识在美国内外冲突条件下仍非常薄弱。这需要美国法治的力量、的政治节制、共和党的政治反思以及美国社会的团结与和解。[全文]

  民粹先锋、仇视外族、战略收缩、政治菜鸟、性别歧视、挑战权威、美国优先、白人至上……在特朗普身上,一千个人能够贴上一千种标签。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在2016年11月8日那天,以王者姿态杀出了重围。这几乎让所有西方主流媒体跌破眼镜,哀鸣民主制度衰败,感慨制度设计缺陷。究竟特朗普会不会是预料中的“破坏者”,一切仍在不确定之中。

  沪ICP备1021382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网登网视备(沪)-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0395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210968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正版挂牌| 香港挂牌| 开码现场结果| 一点红心水论坛资料| 火瀑布论坛| 马报开奖结果| 波肖门尾图库| 香港正版挂牌图| www.442288.com| 700333财神爷心水论坛| www.293666.com| 绿财神报彩图|